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容永泰艺术博客

容永泰,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、惠州市蓬莱书画研究院院长、惠州市文联委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容永泰,字泰然,别号东樵居士。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,惠州市蓬莱书画研究院、惠州蓬莱书画院院长。国画作品多次获各种展览一等奖等,众多国画作品被单位和个人收藏。 联系方式:E mail:hzrytai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古代国画精品:五代 卫贤 《高士图》  

2012-03-11 11:50:23|  分类: 古画精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五代  卫贤  《高士图》 绢本,设色,纵:134.5cm,横:52.5cm。

古代国画精品:五代  卫贤  《高士图》 - 容永泰 - 容永泰艺术博客
 
   卫贤, (公元10世纪)五代南唐画家。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。 生卒年不详,仕南唐后主李煜朝(961-975),为内廷供奉。善画界画及人物。南唐国力虽不强,但在中主李璟朝(943-961)至后主李煜朝(961-975)短短32年中,集中了顾闳中、董源、周文矩、徐熙、赵干、卫贤等开宗的绘画大师,应得上“时势造英雄”这一句话了,这个时期正是中国画由唐的人物画趋向北宋的山水画的转折时期,这些画家都作出了承上启下的重大贡献。
 
  整幅画的构图严密,勾线劲挺,屋舍以界画法刻画准确、精细,山石及树木的皴笔密集,近树精心勾画,远树则勾、点结合,重在以墨色由淡至深层层烘染,显得质感凝重。尤其是石凹处的浓墨干点,则为前所未有的独创。水流的勾线柔和顺畅,绵密有序,恰如微波皱起。图中人物与山水似乎平分秋色,这与此前唐代的以人物为主、此后北宋的以山水为主相比较,清楚地体现出典型的五代时期绘画的承上启下特征。
  图上无名款,卷前有宋徽宗赵佶手书《卫贤高士图》,虽为立幅,但在北宋被装裱成手卷,而且是规整的内府“宣和装”,却也颇为奇特。另据《宣和画谱》所记,此图又名《梁伯鸾图》。当时内府一共收进卫贤的《高士图》六幅,分别绘黔娄、楚狂、老莱子、王仲孺、于陵子和梁伯鸾六高士,今天只剩下了《梁伯鸾图》一幅。视其画幅大小,在当时可能是用作六曲屏风。
  此图装裱形式奇特,立幅裱成手卷,卷首有北宋徽宗赵佶瘦金书标题“卫贤高士图” 5字,曾入宣和内府收藏;本幅有清高宗乾隆帝弘历书“神”字并题记一段,并经清内府收藏。《铁网珊瑚》、《清河书画舫》、《庚子销夏记》、《墨缘汇观》、《诸家藏画簿》、《石渠宝笈·续编》、《石渠随笔》等书著录,现藏故宫博物院。
  
       《高士图》画面的布局,显示出作者构思缜密,他将主题部分绘于画面下部偏左处,画出梁鸿所居的简陋瓦屋,外设疏篱,前流溪水,围绕树石,简朴幽雅,一派逸隐者居所的特有风貌。又在画幅上部,几占1/2画面,描绘屋后山水景色,近处峰峦耸立,远处大江横流,气势恢宏,从而更衬托出山林逸隐超尘脱俗的博大胸怀。在用笔方面亦有特色,画风精密而不板滞,皴石画树多用干笔,雄健苍厚,常被视为了解南唐山水画的重要资料。图中所描绘的两位主要人物,绘于瓦屋之中,梁鸿坐于一张高足大床之上,面前床面上又摆放一几,其妻孟光则跪于床前地上,双手捧举盛有饭食的盘,高齐于额部,向丈夫奉献。由于床高而人又跪在地上,她的头额仅能与床上所置几面齐平,因而床上坐着的梁鸿呈现出居高临下的态势。其实这只是由于五代时人的卫贤,是按照他自己生活的社会情景,拟测画出的古人生活的画作,自然与汉代的情况并不相符合。但这幅作品,却可以使我们得到由于古代家具发展演变,因而出现一些习俗与日用家具不相协调的有趣现象。

  梁鸿的事迹见于《后汉书?逸民列传》,当梁鸿自霸陵山中东出关,过京师时,作《五噫之歌》曰:“陟彼北芒兮,噫!顾览帝京兮,噫!宫室崔嵬兮,噫!人之劬劳兮,噫!辽辽未央兮,噫!”结果“肃宗闻而非之,求鸿不得”。弄得梁鸿易姓改名,迁居齐鲁之间,然后再迁于吴。到吴以后“依大家皋伯通,居庑下,为人赁舂。每归,妻为具食,不敢于鸿前仰视,举案齐眉。伯通察而异之,曰:‘彼佣能使其妻敬之如此,非凡人也。’”从此“举案齐眉”的故事,在封建社会中一直被誉为妻子敬爱丈夫的典范。

  所谓目不仰视而举案齐眉,在汉代的生活起居条件下并不难做到。汉代的案,多系木质,或髹(xiū)漆彩绘,加饰金属饰边、角饰,形状或矩形或圆形,有的仅为类似后世托盘的形状,有的下设矮足,矩形的多4足,圆形的或为3足,即使有足也极低矮,因此轻便易于捧持。以长沙马王堆1号西汉墓出土的斫木胎漆案为例(图2),系矩形平面,面积602×40平方厘米,下设矮足,足高仅2厘米,案全高不过5厘米。图2案的面部和底部均髹黑漆。案面在黑漆底色上又用红漆描绘两重方框,再于案心及两重框间绘以红色和灰绿色组成的云纹。案底又用红漆书写“轪侯家”三字,以表示该案所属的主人为谁。案上原置有各种漆饮食具,有五盘、二卮、一耳杯,以及竹箸、竹串等物。全套用具轻巧精美,易于捧持。至于一般人使用的案,自然比不上轪侯家物,或以木制,但其形状仍然是差不多的,即使盘杯中装满食品饭菜,其全重也易于举捧至眉以表示崇敬。同时汉代仍为席地起居,多坐于席上,即使设床榻等坐具,也都是低矮的,基本与席地起居相差无几。因坐于席上或在矮床前,把案举到眉际相当容易,虽然眼睛不看前面,也可保持案的平稳而不致使案上的食具倾覆。可以看出孟光这种尊敬丈夫的举动,是与当时社会房屋、家具、日用器皿等特点相适应的,也表明礼节是与当时社会习俗紧密关联的。

  但是当到卫贤生活和进行创作的南唐时期,已与孟光举案齐眉发生的东汉肃宗(即章帝刘炟)时期(约公元1世纪后半期),几乎近千年。其间中国古代家具和生活习俗都已有了划时代的改变。而五代则是中国古代家具发展期的中间时期,也正是家具的形体由低向高发展趋于成熟的关键时刻,也是传统的席地起居习俗最终改变的关键时刻。在与卫贤同时的许多画家的作品中,颇为形象而生动地反映出当时以桌、椅、大床为代表的高足家具流行于上层社会的情景,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周文矩的《重屏会棋图》(图3)与顾闳中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图3

  人们从中可以看到各种桌、椅、屏风和大床等高足家具的陈设,也可看到图中人物完全摆脱了席地起居的旧习惯,悠然欢乐的情景。

  通过对生活习俗和古代家具演变的回顾,再看卫贤的《高士图》,可以想见画家为了表现古代逸隐之士的古风,还并没有绘出当时流行的高足家具如桌、椅等物,而是仅画了大床和上面设几的格局,这在当时已是颇为古旧的陈设了。如与敦煌莫高窟壁画中所绘家具陈设情况对照,在大床上设几的陈设方式最早出现于北朝晚期,而流行于隋和唐代前期,那也可视为在桌椅等高足家具普遍使用以前,由席地起居向高坐垂足习俗过渡阶段的典型室内陈设。自然到五代时人的眼目中,它乃是一种古代的陈设,卫贤用以描绘东汉高士的生活情景是很自然的事。在设几的大床前跪地举案,虽看来牵强,但尚勉强可为,再迟些到高足家具流行的北宋时,一般桌高已近于今日桌子的高度,案也不再是汉案的形式而近于桌形,再跪地举案,即使孟光如《后汉书》所说能“力举石臼”,也难以为之,“举案齐眉”只能是男人们企望而无法身受的古代佳话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